参考阅读

【摘 要】从古至今,人类经历了数不尽的瘟疫,部分较为严重的瘟疫,如天花、鼠疫以及霍乱等,给人类造成的危害极大。近期大肆流行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亦是如此,给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造成了极大影响,如何有效防治瘟疫也成为所有人员关注的重点。陈修园作为杰出的医学家,在瘟疫防治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不仅对瘟疫的发病原因、传播方式有系统的认识,而且提出了防治瘟疫的有效方剂,为当前瘟疫的预防和控制提供了极大帮助。因此,本文就陈修园的瘟疫防治相关理论及经验进行了简要总结。
【关键词】瘟疫;陈修园;传播方式;防治经验;发病原因;方剂

瘟疫,通常又称为时疫,传播速度快,传染性强,一旦感染疫情后病情较重,且死亡率高,对人类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威胁极大。瘟疫是细菌、病毒等致病性物质所导致的传染病,病情进展快,若救治不当或不及时均可导致患者死亡。陈修园作为清代著名医家,对瘟疫具有颇深的研究,他综合了张仲景、程山龄等众多名医的研究结论,对瘟疫防治积累了丰富经验,笔者就陈修园的瘟疫防治经验简要综合如下:
1.瘟疫发病原因及传播途径
瘟疫一词在中国史料中很早就有记载,《吕氏春秋·季春纪》中有云:“季春行夏令,则民多疾疫”,由此可见,当时人们对瘟疫已有一定认识,认为时令之气不正常是引发瘟疫得到主要原因,且瘟疫在一年四季均可出现。中医古籍中《黄帝内经》最早对瘟疫进行了记载,《素问·本病论》中有云,“大风早举,时雨不降,湿令不化,民病温疫,疵废”,指出了瘟疫发生的原因;“民病皆肢节痛,头目痛,伏热内烦,咽喉干引饮”,道出了瘟疫的临床表现及特性。自此之后,东汉张仲景、晋朝葛洪、唐朝孙思貌、明朝吴又可等医家从不同角度对瘟疫进行了深入研究。
陈修园所处年代正值瘟疫流行,所以对瘟疫的发生以及传播有着深刻体会,在学习和借鉴程山龄、张仲景等医学大家研究成果的同时,又对其进行了修订和完善,使人们对瘟疫的认识更加深入和系统化。在瘟疫的起因与传播方面,陈修园援引了程山龄的观点:“时疫之症,须知有来路两条,去路五条”,即认为瘟疫的起源主要来源于两个方面,一是疫在天,即夏天应当炎热却反而寒冷,冬天应寒冷却暖和,春夏秋冬四时失常导致非其时而有其气,人类在感受异常之气后可引发疫情,所以疫在天即自然界气候异常变化所致瘟疫[1]。二是疫在人,一人感染瘟疫后,必然会感染一家人,进而感染一个乡村、一个县城,甚至一个国家,人与人接触的过程中,邪气从口鼻而入引发疫情。
2.预防瘟疫传播的有效途径
对于瘟疫的预防,陈修园提出“避疫之法,惟在节欲、节劳,仍勿忍饥,以受其气”[2]。《黄帝内经》中记载“正气内存,避其毒气”,与陈修园的“胆气壮,则十一脏之气赖以俱壮,邪不能入”异途同归,认为提高自身正气和胆气,能够提升机体抵抗瘟疫的能力。陈修园对于瘟疫的预防,在《家藏心典》中有云:“天行时疫,凡人病家,用上色明雄黄为细末,涂入鼻孔,或上色极辛香花椒一、二两,带在胸前,从容而入”,提出可采用花椒、雄黄等来预防瘟疫[3]。对于瘟疫的传染途径,认为“男子病秽气出于口,女子病秽气出于阴户”,在与病人接触后,为避免感染,“一法入病家 ,出外即用物自搅鼻孔,取其喷嚏二三个,则邪秽出外不致传染”。
3.治疗瘟疫的有效方法
陈修园在瘟疫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和临床经验,其理论上承张仲景,陈修园认为:“伤寒愈读愈有味,经方愈用愈神奇”,白天通过临床实践,晚上查阅文献,必然会有所收获。陈修园在《医学三字经》中将伤寒与瘟疫治疗安排在同一章中,提出伤寒的治疗方法为“若温疫 ,治相侔”;瘟疫主要因感四时不正之气、病人秽气、方土异气而成病,虽然瘟疫能够从口鼻、经络入,但是仍需以六经为据[4]。陈修园对瘟疫的防治下集程山龄,认为时疫之症,有去路五条,即有5种方法可以消除瘟疫,分别为以解秽、清火、攻下、补养托邪和大汗为去路,(1)以解秽为去路,人之疫经口鼻传染所致,可给病人藿香正气散、香苏饮加川芎和玉竹、神术散加葱头和葛根等方式,使病人从口鼻入的邪气依然从口鼻出。(2)以清火为去路,对于经络和口鼻所入之邪气,为大渴、斑黄、自汗等症状,可给予甘露饮,以生其津液,对于较为严重的病人可予以人参白虎汤,以达到清阳明散漫之热的效果[5]。(3)以攻下为去路,对于邪气侵入胃腑的病人,可出现小腹拒按、谵语发狂等症状,可给予三一承气汤;对于外有实邪而内有实热的患者,可给予防风通圣来缓解症状。该方法是治疗瘟疫的重要手段,只要使用得当均能获得较好的效果。(4)以补养托邪为去路,对于虚人患疫,不论是久病导致的虚弱还是治疗不当所导致的虚弱,都可以使用四君子汤加减、四物汤加减或补中益气汤加减治疗,可起到补养托邪的作用,进而增强瘟疫治疗效果。(5)以大汗为去路,疫症必然在大汗之后缓解,对于身体比较强壮的病人,可不战而汗,而体质虚弱的病人必战栗而后大汗,对于出汗不彻底的病人,可待7天后继续发汗[6]。陈修园对吴又可《瘟疫论》中的达原饮治疫方剂提出了质疑,其在《医学三字经》中提出,“达原饮,昧其由,司命者,勿逐流”,明确表示了自己对达原饮治疗方剂的不认可,并提点医者切不可随波逐流。陈修园在《医学实在易》中有云:“瘟疫于今重达原,休徇吴氏一偏言”,认为瘟疫治疗不能偏信吴又可达原饮的一家之言[7]。
陈修园在瘟疫治疗方面总结了几种较为常用的方剂:(1)《医学三字经》中记载,藿香正气散、以及神圣避瘟丹都是治疗瘟疫的重要方剂,藿香正气散主要包括藿香三两、厚朴二两、大腹皮三两、白术二两、紫苏三两、桔梗二两、茯苓三两、陈皮二两、白芷三两、半夏曲二两、甘草一两,加姜、枣煎,可用于外受四时不正之气治疗,霍乱吐泻、头痛寒热以及疟疾应用该方剂均可获得较好效果。神圣避瘟丹方名是后人根据其功效所拟定,主要包括羌活、雄黄、独活、大黄、白芷、甘松、香附、山柰、赤箭、苍术等成分,上为末,面糊为丸,黄丹为衣,晒干。于正月初一清晨焚一炷避瘟,可保平安。陈修园在《南雅堂医案》中记载了以清解之剂可治疗瘟疫,疫疠恶浊之气,经口鼻吸入后可弥漫三焦,使用清解之剂,并以芳香之品作为辅助,可有效起到解毒泄邪和宣窍逐秽的作用,其具体方剂为:生地三钱、金银花三钱、连翘二钱、石菖蒲一钱五分、犀角八分、元参一钱、郁金一钱五分、金汁一杯。若患者感觉忽冷忽热,头晕目眩,热而无汗,面颔俱肿,表里三焦俱实,可给予患者防风通圣散加减治疗;对于头痛憎寒、腮肿喉痹、感受时疫之气的病人,可采用扶正托邪法,给予人参败毒散治疗。
4.结语
陈修园在众多名医的研究基础上,对瘟疫的防治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探讨,不仅对瘟疫的发生原因以及传播途径有着深刻的认识,而且对于瘟疫的预防和治疗也有着丰富的临证经验,对一些治疗瘟疫的方剂有着独到的见解,通过对其瘟疫防治经验进行总结,能够为当前疫病的预防和控制提供重要指导。
【参考文献】
[1]赵占领,吴印亮,陶晓华.陈修园与《金匮要略浅注》[J].山东中医药大学学报,2017,41(5):459-461.

上一篇:皮内针法的运用及前景分析

下一篇: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