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阅读

摘要:外感热病,皆以发热为其共性,治疗终不离一个“热”字,故治疗外感热病,当退热为先。严冰主任中医师认为治疗外感热病,卫气营血和三焦辩证理论纵横交织,提出了柴芩蒿石加犀地银翘赤丹薄草汤治疗外感热病效果显著,仍需后人不断总结完善并应用于临床实践。
关键词:外感热病 退热为先 柴芩蒿石加犀地银翘赤丹薄草汤
严冰主任中医师,全国名老中医,《温病条辨析评》、《中医二论五病说》作者,其将温病学说完整化、系统化,诚前所未有。严老从事临床工作50余年,致志于术,勤于专研,论文几十篇,学生数百名,在中医学界影响颇远。对外感热病的认识及治疗,从理论到临床实践,退热迅速,收效理想,其中案例不胜枚举。现将严老治疗外感热病的治疗经验总结于此,冀为外感热病理论及治疗体系的完善尽微薄之力。
1 概述
外感发热是指感受六淫之邪或温热疫毒之气,导致营卫失和,脏腑阴阳失调,出现病理性体温升高,兼见发热的一类外感病证,具有起病急、变化快、转变迅速、病程短等特点[1-2]。外感发热,古代常名之为“发热”、“寒热”、“壮热”等。外感热病是临床上的常见病,如中医的感冒、风温、乳蛾、咳嗽、痢疾、湿温、胁痛、热痹、淋证等见有高热者;临床上基本包括西医学的各种内科急性感染和传染性疾患,如上感、流行性感冒、急性扁桃体炎、肺炎、急性气管炎、急性胃肠炎、急性胆系感染、急性细菌性疾病、伤寒、风湿热、急性尿路感染、疟疾等高热者。治疗上中医多宗叶天士的卫气营血辨证纲领和吴鞠通的三焦辨证理论进行辨证施治。卫气营血辨证和三焦辨证为外感高热的治疗立了法门,至今一直为临床所用,疗效确切。外感热病,皆以发热为其共性,所以治疗总则当以退热为先,热退则病除大半,因此能达到方证对应的目的。
2 理论体系
卫气营血辩证 卫气营血四个证反映了温病过程中病情浅深轻重不同的四个层次,病证的传变规律一般由卫分开始,依次逐渐加深传入气分,深入营分、血分。但由于所感病邪性质有别,病人体质强弱各异,以及治疗是否及时恰当等原因,因此,临床上又会出现不少特殊情况,如有的病在卫分、气分,经治疗邪从外解已愈,不再内传营、血;或初起不见卫分证,一发病即在气分,甚则直入营血;或卫分证未罢,又兼见气分证而致“卫气同病”,有的气分证尚在,同时又出现营分证或血分证,而成“气营两燔”或“气血两燔”。更有严重者,热邪充斥表里,遍及内外,出现卫气营血同时累及的局面。因此,卫气营血四个阶段的划分不是绝对的,而是四证互有联系,错杂出现;既有卫气营血发展的一般规律,又寓病情变化的特殊情况,但不论如何变化,终围绕一个“热”字在变,即发热、甚则高烧。治不离其宗,“退热”始终为前提。所以叶天士首创的卫气营血治法云:“在卫汗之可也,到气才可清气,入营犹可透热转气,入血就恐耗血动血,直须凉血散血。”其内涵始终是一个“热”字,其言可知[3]。
3 典型病案举例
(1)丹痧(猩红热)案
张某某 男 13岁
初诊日期:2016年3月7日,患儿昨日上午发热,经口服“柴胡冲剂”,热势未退,因过去有用中药退热而愈之例,病家来门诊,仍要求中药治疗。
刻诊:体温39.6℃,口渴,咽喉疼痛,望之咽喉红肿,全身皮肤满布红疹,色猩红,小便黄赤,大便干,舌质红绛少苔,脉弦数。血常规:WBC:11.3×109/L、N%:85%;尿常规:红细胞++。病属中医“喉痧”之类,西医病名:猩红热。痧毒之邪,从口鼻而入,蕴于肺肾,上侵喉咙,外发肌肤,内入气分,灼营而动血,发为是病。
治拟清热解毒,退热为先。
方用柴芩蒿石加犀地银翘赤丹薄草汤化裁。
处方:柴胡30克 黄芩10克 青蒿10克 生石膏60克 水牛角50克(先煎) 银花15克 连翘10克 赤芍10克 丹皮10克 玄参10克 紫草12克 甘草3克;3剂,一剂2煎,日3次分服。
二诊:3月9日上午,药进其半,热减(T38.5℃),疹色未见明显改变,咽疼好转,别无变化。
处方:原方生石膏用100g 柴胡40克;4剂,一日2剂,一剂两煎,6小时1次分服。
三诊:3月11日上午热大退(T37.5℃),全身皮疹渐退,咽痛大减。
处方:原方照用,改日1剂,水煎,3次分服。
四诊:3月13日上午,热退、疹退,皮肤见有脱屑,诸症悉平,复查血常规、尿常规均正常。
处方:原方石膏改30克 柴胡改30克;加谷芽、麦芽各12克,继服5剂。
病告痊愈。
方药
1、内服:柴胡40克 黄芩12克 青蒿30克 生石膏60克 水牛角50克(先煎) 银花20克 连翘12克 丹皮15克 赤芍15克 蒲公英50克 漏芦15克 瓜蒌壳12克 生地12克 薄荷10克 大黄12克(后下)甘草6克。(2剂)
用法:日2剂,2煎/剂,6小时一次,温服。
2、外用:三黄粉60克(黄芩、黄柏、黄连等量) 青黛10克 冰片5克 人工牛黄10克。混合,水调外敷,药干脱即换新。
二诊:4月6日,药尽热退,病人自觉轻松,体温37.9℃,脉弦舌红。原方去薄荷。(2剂)
用法:日1剂,两次分服(外用药照用)。
三诊:4月8日,热退身凉,局部肿块亦在渐消中,舌红脉弦。上方去柴胡、青蒿,生军继用不后下。(3剂)
用法:日1剂,2煎,两次分服。
注:后用是方加减治疗一周而愈,免一刀之苦。
按语:是证邪由阳明气分入营动血无疑,故药到效至。方加蒲公英、漏芦、瓜蒌壳者,以增清热解毒,消肿散结,兼能通乳之功,用生军泻下即所以泻火之意,诸药相伍,岂有热毒不退哉。
4 名医名方总结:治外感热病——退热为先,一方加减
严老认为,外感热病属中医温病学范畴,和现代所有外感热病雷同,基本上概括了现代医学的所有传染病和发热性疾病。外感热病范围广、危害大,具有速变性,和中医所谓“热病最速”理相一致。凡治疗,或用卫气营血辨证,或遵循三焦辨证纲领。目的均以“退热”为宗。
严老在治外感热病方面,常将卫气营血辩证和三焦辩证合二为一、融为一体,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实践,拟《柴芩蒿石汤》(柴胡30-40克,黄芩10-20克,青蒿15-30克,生石膏30-60-100克)退热效好;近50年来又把《柴芩蒿石汤》和古方合用,效果更为喜人。柴芩蒿石汤和银翘散同用治疗邪热在卫而高热者效果明显增强;和白虎汤合用,清气退热效快;和清营汤、犀角地黄汤,甚至清瘟败毒饮合用,未见不良反应对高热患者反而退热效增。于是把柴芩蒿石汤揉入上述五方,加减变通:柴胡性寒味苦微辛,解表泄热,能驱逐卫分气分之邪,在柴芩蒿石汤中是君药。黄芩味苦性寒,清热泻火,尤善清泄肺热,《本草纲目》谓其“治风热湿热头疼,奔豚热痛,火咳,肺痿喉腥,诸失血。”青蒿苦寒芳香,功擅泄热,配黄芩相辅相成,退热之功尤著。石膏甘寒而辛,清热泻火,除烦止渴。四药相合,取其辛以散热、凉以退热、苦以泄降,退热而无伤津之弊。本方对于邪踞卫分、气分每收良效。再翻阅叶氏卫气营血和吴氏三焦辨证所用银翘散、白虎汤、清营汤、犀角地黄汤、清瘟败毒饮,五方石膏皆重用,黄芩亦已相伍登场,唯缺柴胡、青蒿,然此二药皆临床退热之要药。故合之应用于外感热病,退热效好。严老自谓遵古不泥,学古在巧。遵外感热病卫气营血和三焦辨证的传变规律,热变最速,易耗伤津液,以及逆传心包的病理特点,经揣摩运用,进行优选,最终认为:柴、芩、蒿、石四味在临床上单退热一症而言,不可或缺,用犀角、生地、银花、连翘、薄荷、赤芍、丹皮、甘草等相伍,用于退热,尤其是高热,皆属首选。故将柴芩蒿石汤更名为柴芩蒿石加犀地银翘赤丹薄草汤,用于外感热病包括传染性疾病的退热治疗。
5.结语
严老诊治外感热病或用卫气营血辨证,或遵循三焦辨证纲领,均以“退热”为宗,都是从临床实践中总结出来,具有很强的实用价值。所选药物经现代药理研究表明,皆有不同程度的消炎和退热等功效,和中医理相一致,值得临床推广运用,以不妄严老苦心研究至此。
参考文献
[1]陶玉慧,李林.外感热病病因、证治和方药的数据分析研 (05):92-93.

上一篇:治疗痛经验案举隅

下一篇:运用五苓散治疗慢性心力衰竭验案分析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