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阅读

摘要:目的:观察针刺结合三仁汤与普通麻仁软胶囊治疗中风后湿热中阻型便秘患者疗效的差异。方法:用随机数字表法将中风后湿热中阻型便秘患者随机分为42例针刺加三仁汤加减组及40例麻仁软胶囊组,两者在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及醒脑开窍针刺等一般治疗基础上,观察组予针药结合治疗,针刺取穴:双侧支沟,天枢,水道,归来,左水道,左归来,中药用三仁汤加减,对照组予口服麻仁软胶囊。结果:治疗2周后,两组便秘积分均较治疗前降低,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在2周后便秘积分优于单纯使用麻仁软胶囊组;愈显率方面,针刺加三仁汤组明显优于麻仁软胶囊组。结论:针刺结合三仁汤治疗中风后湿热中阻型便秘疗效显著,简便易行,可较好地解决中风后便秘及预防再发心脑血管病。
关键词:针刺;三仁汤;中风后便秘
便秘是中风患者常见的并发症,由于现代社会人类饮食习惯及工作环境的改变,很多人恣食肥甘厚味,压力过大,饮酒过度,脾胃内伤,湿邪内生,郁而生热生痰,痰火炽盛,气血上菀,发为中风,而湿热蕴结中焦,内阻大肠,故湿热中阻型便秘较为多见。我科为中风专科病房,近年来笔者应用针刺结合三仁汤治疗湿热中阻型中风后便秘,疗效显著,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
1.1 一般资料
选取我脑病针灸科自2016年2月至2017年3月82例中风后湿热中阻型便秘患者,随机分为针刺加三仁汤加减组(42例)与麻仁软胶囊组(40例),经统计学比较后发现,两组患者之间在性别、病程、年龄等一般情况及资料方面,未出现统计学差异(P>0.05),两组之间存在可比性。
2 治疗
2.1一般治疗
所有纳入患者均按照2007年中国脑血管病防治指南[2]及对症治疗,包括:①保持生命体征的正常,控制血压、血糖、血脂、电解质等于正常范围内,必要时合理抗感染;②合理使用脑梗死药物治疗,包括抗血小板聚集、脱水降颅压等。另外予以我院醒脑开窍针刺治疗及康复治疗、对患者进行健康宣教等。
2.2 观察组
在一般治疗基础上,采用三仁汤加减加针刺治疗。
三仁汤:杏仁 10g 白蔻仁 30g 生薏苡仁 20g 白通草 10g 淡竹叶 10g 半夏 15g 厚朴 20g 滑石 15g 脾气虚者加白术、黄芪;阴虚者加麦冬、玄参等;湿重于热者加茯苓、泽泻等;热重于湿者加黄芩、黄柏等;兼腹胀满者加大腹皮、莱菔子、枳实等
针刺:取穴:双侧支沟穴,双侧天枢穴,水道,归来,左水道,左归来体位:患者仰卧位,穴位皮肤常规消毒,使用华佗牌针灸针,规格选择0.30mmx50mm,0.30mmx75mm,根据体型胖瘦,支沟穴直刺进针10~30mm,剩余穴位进针30-60mm,所取穴位均施提插捻转相结合泻法,至局部有酸胀感为度。留针30分钟,每日1次,一个疗程为14天。
2.3 对照组
麻仁软胶囊,口服,每次2粒,每日3次,连续服用14天。
3 疗效观察
3.1 观察指标
3.1.1 主证:排便时间、便质、便感,排便间隔时间
3.1.2 兼证:食欲不振、腹胀、胸部满闷、腹痛
3.1.3 安全性指标:肝功能、肾功能、血常规、便尿常规
3.1.4 疗程:14天,采用2005年中华医学会外科学分会肛肠外科学组改良的“便秘症状及疗效评估问卷”症状积分评定表[3]于治疗前后各自记录一次;首次排便时间于首次排便即时记录
3.2 疗效标准
2002年卫生部发布《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1],依据该原则制定临床疗效标准,量化临床症状,制定临床症状评定量表。主证:首次排便时间、排便间隔时间、便质、便感,按等级计分(轻=0分,中=2分,重=4分),兼证:腹胀、腹痛、胸部满闷、食欲不振,出现一个症状为0.5分,没有为0分。痊愈:大便正常,便秘症状积分减少>95%;显效:便秘明显改善,便秘症状积分减少>70%-95%;有效:便秘有,便秘症状积分减少>30%-70%;无效:症状无改善,便秘症状积分减少<30%
3.3 统计学分析及处理
计数资料以“频数/百分比”表示,组间比较采用卡方检验。计量资料以“均数±标准差/中位数(四分位间距)”表示,进行正态分布检验及方差齐性检验后,组间比较采用t检验或非参数检验。均使用SPSS软件进行统计分析。
3.4 治疗结果
3.4.1 两组患者治疗前及治疗2周后便秘积分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前便秘积分比较,P>0.05,两组无显著性差异,组间比较具有可比性;治疗2周后,两组便秘积分均较治疗前降低,而组间比较,P>0.0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针刺结合三仁汤组优于单纯使用麻仁软胶囊组。
3.4.5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疗效比较
两组患者治疗前后疗效等级比较,P>0.05,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而治疗2周后愈显率比较,P<0.05,差异有统计学意义,针刺加三仁汤组优于麻仁软胶囊组。
4 讨论
中风后患者长期卧床,胃肠蠕动减慢,或改变原有的排便方式,造成心理上的反感,或食入的含高纤维食物过少,造成大便次数减少,间隔时间较长;或者粪质干燥,排便艰难;或者粪质不干,虽有便意,排出不畅,伴有腹胀腹痛等。中风后便秘患者由于排便时用力过大,使腹腔压力过大,心脏收缩增加,血压升高,容易加重病情或再次引发新的中风。又有研究表明,中风后便秘患者体内的内皮素及一氧化氮均升高[4-5],而这更会加重对神经系统的损害,故解决中风后便秘问题非常重要,中风病人中由于生活饮食习惯、心理特征及形体特征[6],往往湿热偏剩患者较多,因此解决此型患者问题需要寻求新的思路。
本研究取穴选用双侧支沟,双侧天枢,水道,归来,左水道,左归来为主穴,支沟为治疗便秘的经验效穴,属手少阳三焦经穴位,刺之可畅通三焦气机,张智龙等[7]通过多中心、大样本随机研究证实支沟穴具有良好的通调腹气的作用;天枢为大肠募穴,《素问六微旨大论》云“天枢之上,天气主之;天枢之下,地气主之”,取双侧天枢深刺,可升清降浊,调畅气机以通腹实,畅利三焦,现代相关针刺研究发现,通过对天枢穴行不同的手法或者刺激量可以对胃肠蠕动功能有着双向的调节作用[8]。水道、归来、外水道、外归来,为脾胃经脉所过,有调节脾胃,宣通三焦气机功能,由此气机畅通,助于大肠传导功能。三仁汤源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上焦篇43条:“头痛恶寒,身重疼痛,舌白不渴,脉弦细而濡,面色淡黄,胸闷不饥,午后身热,状若阴虚,病难速已,名曰湿温,汗之则神昏耳聋,甚则目暝不欲言,下之则洞泄,润之则病深不解,长夏、深秋、冬日同法,三仁汤主之”,三焦有上中下三个部位,而三仁汤则是常通过三焦,宣上、畅中、渗下,条畅气机,用于脾胃湿蕴、湿热中阻、气机不利所致的便秘。从现代医学看,方中杏仁、白蔻仁、生薏苡仁为果实类,含油脂较高,也有较好的润肠通便功能。
针灸和中医中药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瑰宝,针药合用对于改善中风后便秘效果极佳,今后临床工作中要继续观察总结,以使其得到广泛推广。
参考文献:
[1] 郑莜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科技医药出版社,2002:99-104

上一篇:小儿过变应鼻炎的中医分期辨证论治

下一篇:应用古方治疗产后疑难病验案举隅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