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阅读

【摘要】癌性腹水是中晚期恶性肿瘤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现西医的治疗方法主要是腹腔抽液或灌注化疗药,病情容易反复且有严重的副作用,患者难以接受。通过一则五苓散治疗癌性腹水的临床案例,学习中医治疗癌性腹水的方法。
【关键词】:五苓散、癌性腹水、验案
患者刘某某,男性,57岁,于2016年8月10日就诊。患者因“腹胀痛伴乏力3月,加重1周”于当地人民医院就诊,入院后完善相关检查提示:原发性肝癌伴肝内多发性转移,患者一般情况较差,未行手术治疗,患者要求保守治疗,经抗肿瘤、护肝及营养支持治疗后患者症状无明显好转,半月后出现腹胀加重,腹部膨隆,腹腔彩超提示:腹腔积液,最大深度约8.5cm。患者拒绝行腹腔穿刺抽液术,要求出院。今于我院门诊就诊,症见:疲倦乏力,腹胀腹痛,厌油恶心,纳差,眠欠佳,小便量少,大便干稀不调。舌质淡,苔白,脉弦。辨证:肝积 肝郁脾虚、水湿内阻。治法:疏肝健脾,利水消肿。处方如下:桂枝10g,茯苓20g,白术15g,猪苓20g,泽泻15g,柴胡15g,黄芩15g,党参30g。3剂,日一剂,水煎服,一日三次。
复诊:2013年8月14日,患者诉腹胀腹痛减轻,小便明显增多,仍有乏力纳差。舌质淡,苔白,脉弦。处方:原方加大腹皮20g,郁金15g。3剂,日一剂,水煎服,一日三次。
三诊:2013年8月18日,患者腹胀进一步好转,时有腹痛,小便量多,稍乏力。复查腹水彩超提示:腹腔积液,最大深度约3.90cm。继续原方。
癌性腹水,也叫恶性腹腔积液、恶性腹水,是中晚期癌症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也是部分患者的主要临床症状或体征,严重的腹水甚至可危及生命。恶性腹水是晚期癌症的常见临床表现,多为恶性肿瘤转移、复发或进展的结果[1]。引起恶性腹腔积液的原发疾病以卵巢癌最常见,占30%~54%,其次为胃肠道肿瘤、还可由胰腺癌、肝癌、子宫癌等引起,腹腔外恶性肿瘤如乳腺癌、肺癌和淋巴瘤等也可引起恶性腹腔积液[2]。恶性腹腔积液的治疗包括:使用利尿剂、腹腔穿刺置管引流术、腹腔静脉分流术、腹腔内化疗等。但往往多数患者病情较重,无法耐受有创操作或化疗,希望寻求中医治疗。
五苓散由猪苓、泽泻、白术、茯苓、桂枝五味药组成,猪苓、茯苓、泽泻导水下行,通利小便;白术健脾,助脾运湿;桂枝辛温,通阳化气以利水,兼以解表,五药配合,共同起到化气利水的作用。根据五苓散的药物组成,五苓散不仅可治太阳病不解,邪气入里的太阳蓄水证,凡是水湿不运,停蓄体内的病证都可用五苓散加减治疗。五苓散是治疗太阳蓄水证的代表方剂。何为太阳蓄水证?太阳蓄水证是指太阳经证不解,邪气入里,与水搏结,膀胱气化不利,水液停蓄所表现的证候。太阳蓄水证的病机是太阳病汗不得法,表邪循经入腑,肺与膀胱相表里,故影响膀胱的气化功能所致。《素问·经脉别论篇》:“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素问·灵兰秘典论》曰:“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的气化功能受影响,津液不能正常运行,津液不能布散于全身,故而出现消渴;膀胱开合失全,故而出现小便不利。五苓散出自《伤寒论》:“太阳病,发汗后,大汗出,胃中干,烦躁不得眠,欲得饮水者,少少与饮之,令胃气和则愈。若脉浮,小便不利,微热,消渴者,五苓散主之。”“发汗已,脉浮数,烦渴者,五苓散主之”,“中风发热,六七日不解而烦,有表里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伤寒汗出而渴者,五苓散主之;不渴者,茯苓甘草汤主之。”五苓散用于膀胱蓄水证重用泽泻渗湿利水为君,臣以猪苓、茯苓、白术健脾利水,佐以桂枝化气利水,全方以渗湿利水为主。临证加减,灵活运用。
癌症晚期,正气不足,脏腑亏虚,以肺脾肾虚为主,肺为水之上源,主通调水道,脾主运化水湿,肾主水,肺脾肾三脏亏虚,水液代谢失常,导致水湿内阻,聚集于腹,发为腹水。引起癌症晚期的恶性胸腔积液的中医治疗以扶正利水为主,五苓散为健脾利水之剂,临床加减用于癌性腹水疗效明确。
参考文献
[1]孙燕.内科肿瘤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1,262

上一篇:观察腕踝针联合热敏灸治疗原发性痛经的临床疗效

下一篇:小柴胡汤对治疗腰椎术后发热的疗效

   邮箱:zgbjyyzzbjb@yeah.net    
社址:北京市西城区阜成门外大街11号